3. 三角洲工程

3.1 三角洲委員會

The Deltaworks
Video: The Deltaworks
1953年2月21日,大水災後的20天,一份成立三角洲委員會的動議被正式提出。委員會就提高三角洲地區的安全出謀劃策。委員會的任務是極富挑戰性的,它需要制定一份在保證安全的同時不影響北海航道和西斯海爾德河航運的方案,以保證鹿特丹港和安特衛普港正常經貿運輸的規劃。1955年10月18日,委員會最終發佈了共五條意見的“三角洲計畫”。三角洲計畫預計需要25年完成,總預算約15億至20億荷蘭盾(約合6.8億至9億歐元)。1959年,《三角洲法》通過頒佈,以確保堤壩的建設品質。由於三角洲工程的各組成部分無法同時完工,荷蘭國家水利和公共工程局為此確定了 “從小到大、從易到繁” 的順序。水利和公共工程局也同時兼顧了儘快實現抵禦洪澇功能的問題。

3.2 堤壩

3.2.1 沉箱

So-called Phoenix Caissons are dragged to their destination "Veerse Gat" where they will be lowered to form parts of the dam.
Video: Caissons Veerse Gat finished
 在河道溝壑處建造大壩歷來都是一個難題,因為高速的水流會將已經建造好的堤壩重新沖走。因此,人們使用了一項新的技術“鳳凰一體化沉箱”,一種預製的中空混凝土石塊。這些沉箱可以精確地排列在河道的溝壑內組成堤壩。沉箱在運輸過程中會被暫時用木板封閉。到達目的地區後,沉箱沉入水中,木板也同時被抽出。所有沉箱按順序一個接一個排列著沉入河床,成為永久性工程的一部分。起初階段,一體化沉箱為潮水的漲落留出了空間,海水可以通過中空的沉箱來回流動。當沉箱下沉到位後,其上部的空間被沙礫填補,之後關閉沉箱的所有開口。這樣,海水的流動便被徹底阻絕。再通過降低高度,即實現了河流入海口的完全封閉,大壩也隨之竣工。費爾瑟哈特大壩、格雷弗林恩大壩的部分,弗克拉克大壩和布勞爾斯大壩的建設中運用了這項技術。

3.2.2 鋼索船

Constructing the final 2 parts of the dam by creating a static dam between the Sluice-complex and the
Video: Final fase Haringvliet
 沉箱在有些情況下並不是封閉河道的最佳辦法。因此,另一項革命性的技術應運而生——使用鋼索船將2噸半重的混凝土石塊投入水中。人們設計製造了能承載15噸負重的鋼索船,借助抓鬥可以將混凝土石塊吊在船底。待石塊投放到位後,再用沙石填補空隙以徹底隔絕水流。格雷弗林恩大壩、哈林弗裏特大壩和布勞爾斯大壩的建設依靠了這項技術。

3.3 從咸水到淡水

 之前自由流動的海水已經被現在的大壩所阻斷。海潮消失了,咸水變成了淡水。這對自然環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鹹水魚和海洋植物逐漸消失,海鳥遷移了棲所。曾經一度受淹的地區終於變成幹地,而另一些過去的岸地卻永遠地沉入了水底。

3.4 東斯海爾德大壩改建為“水閘”

Storm Surge Barrier in action!
Stormsurgebarrier
 人們起初設想在東斯海爾德河上建造大壩將其截流,河水也將逐漸變成淡水。然而很快便出現了反對的聲音——儘管安全有了保障,但東斯海爾德河流域獨特的咸水生態環境會因此遭到嚴重破壞。1976年一項替代方案誕生了,原規劃中的“東斯海爾德大壩”將改建成一座水閘,僅在出現極端氣候條件時才關閉。流域內的咸水生態環境、貝類、牡蠣養殖業和潮汐將得以保存。全長3公里的防潮閘由65根預製混凝土柱組成,柱之間共安裝62根鋼閂。由於河床底層土質過於松滑,為了加固這層底土,人們實施了包括用砂石填充物鋪墊底層等在內的一系列工程。
Water flows back into the North-Sea
Storm Surge Barrier Oosterschelde
混凝土柱是水閘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每根柱長30.35米至38.75米,重1.8萬噸。混凝土柱的安放是一項對精度要求極高的工作,並且只能趁著潮汐轉向,即水流平緩的時候進行。通過分塊堆壘,混凝土柱被順利地安放到位。東斯海爾德水閘是全球最大的防潮閘。建造費用達25億歐元,遠遠超過了原先設想的大壩的費用。1986年10月4日,貝婭特麗克絲女王為東斯海爾德水閘揭幕。

3.5 馬斯朗特水閘

Closed Maeslantkering seen from the sky
Maeslantkering
 人們一開始以為,隨著東斯海爾德水閘的竣工,三角洲工程的建設也將告一段落。但是,北海航道兩岸風暴堤的高度尚不足以確保包括鹿特丹等城市在內的沿岸地區的安全。為此,荷蘭交通和水利部向社會招標,在北海航道上再建設一座浮體閘門。北海航道是通往鹿特丹港最重要的水路樞紐,這就要求新的水閘不能妨礙船隻的正常通行,僅在特殊情況下閘門才可以關閉。最終中標的設計方案是兩扇架在河床上的鋼結構弧形門設計。馬斯朗特水閘是全世界唯一一組擁有如此大型可活動部件的防潮水閘,每扇閘門長240米。正常情況下,閘門完全打開,隱藏在設于河岸邊的塢體內,這樣通往鹿特丹的航路便暢行無阻。風暴潮來臨時,閘門閉合。閘門的弧形設計保證了風暴期間閘門能夠抵抗海水的衝擊力。1997年5月10日星期六,北海航道水閘竣工啟用儀式在荷蘭角舉行。這座水閘保護了南荷蘭省超過100萬的居民免于海水的威脅。

Philips Dam - Krammer SluizenZandkreek DamMaeslant Kering
Oosterschelde KeringVeersegat DamHaringvlietsluizen

3.6 三角洲工程的意義

 三角洲工程最終順利竣工。這項龐大工程的花費遠遠超過人們預估的6.8億至9億歐元,達到近50億歐元。除了最重要的將海防線縮短了700公里外,三角洲工程的優勢還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首先,農業用淡水資源管理得到大幅改善。其次,三角洲地區的水管理體系有了整體性的進步,工程對內河航運起了推動作用。再次,三角洲工程推動地區經濟、旅遊休閒和自然生態的發展。儘管一些天然生態區受到無可挽回的影響,但其他地方卻因此創造和維持了其自然價值。三角洲工程是世界上以人類和環境安全為核心的技術發展的典範。荷蘭也因此拓展了對生存安全問題和水資源的視野。三角洲工程是生存安全、經濟發展、旅遊休閒和生態保護之間一個獨特的妥協。儘管如此,三角洲工程的竣工並非意味著荷蘭從此在水利管理上可以有半點鬆懈。荷蘭正面臨著新的挑戰。全球氣候變化要求荷蘭人重新審視如何為後代開闢適於永久居住的新方案。乾旱土地鹽鹼化、地表下陷等問題以及人們對水質和生態環境的新要求也呼喚新的思路。無論現在還是將來,荷蘭會繼續以社會可接受的經濟成本投資開發一個可持續發展的三角洲系統,針對這些挑戰擔負起自己的責任。